农业险这个千亿市场:有人轻松年赚2亿 有人血本无归

首页

2018-12-07

  这些信号,都说明农险的商业化,在不断推进。   科技真的可以撬动农业保险这片特殊的土地吗?  恐怕困难重重,难以撬动。 多位行业从业者都如此认为,因为这片市场实在太过复杂。   早在1982年,中国就开始出现了农业保险项目。   过去的36年间,我国农业保险机构,并没因为政府支持一路平坦,反而困难重重,寸步难行。

  这首先要归因于,农险数据缺失,收集难度极高。

  就连现在国家统计出的,18亿亩耕地数据,可能都存在一些误差。

  这是因为,很多农民并不知道,只要能种植农作物的土地,就算耕地,如后院的小菜园。

乐钱的CEO王炜称。

  这就导致,一些农户可能会少报耕地面积。   当然,也会存在一些农户为了得到更多的补贴,而多报耕地面积。   而耕地数据,还是最可勘测的一项数据,在农业领域,还有大量难以收集的数据,比如天气、收成等。   而所谓的保险,本质就是建立在大数法则上的一项概率游戏。   没有数据,如何计算概率?  摆在农险面前,是一个孤立无援的境地。

  除了数据缺失,我国农业市场也颇为复杂。

  我国实在是地大物博,跨一个省,就像跨一个国家一样,其地理特征、农业生产,都是天壤之别。

  分散的农业,就像赌局里乱丢的棋子,不仅杂乱,还没有章法可循。   在中国,同一农作物,在不同地域,所承受的风险是不一样的。 王炜表示。

  比如东北,就可以大面值种植单一农作物,天然灾害少,保险就相对好做。   不同地区的险种产品,迥然不同。

  比如,针对海南香蕉的产品,更多是防范台风风险;而同样的香蕉保险产品,到了云南,就变成了防发霉风险。

  同一农作物的保险产品,在不同地方,需要重新进行数据勘测、重新创造险种。

  而险种,还得随时调整。

  比如一段时期内,吉林某地区种植蓝莓火热,保险机构着手针对蓝莓创造险种。   可是,当险种经过勘测、审核、报批等层层手段下来后,这个地区已经不再蓝莓热了,大家都开始砍蓝莓树了。   这还不是最闹心的部分,农村市场的封闭和落后,也拖慢了他们的脚步。   我们的业务员去销售农业保险的时候,简直比登天还难。 某农村保险推广员赵志河称。

  很多农业保险,国家已经给了补贴,价格已低得不可想象,很多保险,只要3块钱每亩,但是农民还不愿意买。

赵志河说,他们都抱有侥幸心理。

  他就磨破了嘴皮,去讲各种案例,也很难动摇他们。   直到农民遭遇一次自然灾害,颗粒无收之后,第二年才对保险有兴趣。

  所以,现在农险机构通常会将目光锁定较大农场,小农户的生意,实在太不好做了。

周成表示。

  而这场豪赌中,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自然灾害。

  一朝遇天灾,满盘皆输。

  虽然,现在国家赔率补贴是80%,但就这20%的赔偿,也够保险机构缓几年的了。 王炜也表示,每亩地3块钱,保险机构要赔280多元钱。   农险不好做,有的时候真的可能要,拜天地,求风调雨顺。 这句话成为行业从业者的共识,短期盈利容易,但长期盈利,却很困难。

  尽管是千亿市场,但因为数据不足、产品复杂、再加上农民的保险意识不足,开掘的阻力太大,障碍太多。   03未来之路  农业保险的壁垒太深。

  这么一片市场,就连传统的农村保险的玩家,都没吃透,更何况互联网玩家?因此,对于互联网创业者的突然进攻,传统从业者毫无在意。   这个行业确实很难切,但并不是毫无可能。 某农业保险的创业者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