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自贡盐业工会成立始末

首页

2018-10-29

这是一张民国33年(1944年)10月31日中央银行的汇款申请书。 其收款人是:云阳云安镇云阳场盐业工会陈性群。 汇款人是:全国各地盐业工会组织筹备委员会(重庆春森路5号)。

汇款金额为国币4751元。

汇款申请书的背面,盖有全国各地盐业工会筹备委员会官防大印。

通过这张满目疮痍的银行票据,我们可以了解到这样一段历史:在抗日战争时期,曾经有全国各地盐业工会组织的存在,而且,在国统区的各盐场也有盐业工会组织的存在,属全国性质的全国各地盐业工会筹备委员会的机构则设在当时的陪都重庆。 自贡历来就是最大的井盐产地,那么,当时自贡的盐业工会组织是一个怎样的情况呢?筹备1935年,在自流井,资本家华相如组织并任理事长的自贡盐业产业工会宣告成立。 但是,这个工会组织因为负责人领导不得其宜,组织松懈,盐工加入者恒居少数。 民国28年(1939年)国民党自贡市党部为强化领导机构,以谋本市工运之发展起见,于6月10日设置工运指导委员会。

7月,国民党四川省党部特派自贡市党部书记高定渊等五人组织自贡市工运党团骨干会,并拟定《自贡市工运党团干事会工作要点》,发令遵照。 1939年初,自贡盐场工人举行反拉壮丁大罢工后,盐场公署为控制盐工,在加紧组建盐工管理机构的同时,也认为工会为领导工群辅助盐厂管理盐工之组织。

于是,川康盐务管理局遂与国民党自贡市党部密切配合,于1939年8月中旬成立了自贡市盐业工会管理委员会。

同时,指派盐商兼国民党党员华相如、李秉熙、雷民心、刘圣基、雷子贤为该会会员,川康盐务管理局则派缉私督察员方有章,国民党自贡市党部派该部委员陈均楷为指导员。

1939年8月26日,川康盐务管理局、国民党自贡市党部共同行文,接收原华相如任理事长的自贡盐业产业工会。 1939年11月26日,自贡市盐业工会整理委员会及国民党自贡市党部组织的富荣盐场盐业工人服务社同时成立。 同年12月2日,四川省自贡市盐业产业工会委员会召开第一次常务会,确定了国民党自贡市党部工运委员眭光禄兼任主任常务委员,盐商李秉熙、宋席久为常务委员,委员有雷民心、华相如、胡少权。

在这次常委会会议上,组织通过了《四川省自贡市盐业工会整理实施办法步骤》。 其中规定:整理期间从民国28年(1939年)12月1日开始,本会会员,以曾经川康盐务管理局登记为准,并依照盐业各部门之性质(即按工种),于理事会下分设若干部,凡与各部性质相同的盐工,均应登记为盐工,不得另有组织。 组建1940年9月12日,通过以上整理工作,整理委员会选出盐工代表76人,成立了自贡市盐业产业工会。 在这次盐业产业工会成立大会上,选出了理事9人:眭光禄(国民党自贡市党部工运委员)、竺墨林(川康盐务管理局官员)、刘子文、李永祥、李秉熙、雷子贤、李德荣、邓银三、宋子成;选出的候补理事有4人:汪忪荣、王建修、徐海云、曹炳如;监事5人:贺明俊(川康盐务管理局官员)、熊佐周(盐商)、何俨然、叶炳章、王培高;候补监事2人:杨志和、杨富三。 1940年9月20日,自贡市盐业产业工会新当选的理、监事成员宣誓就职,并召开了第一次理、监事联系会议。

在理事会上所有理事都推举时任国民党自贡市党部工运委员的眭光禄为常务理事、雷子贤为富荣东西两场的办事处主任。

自此,自贡市的盐业工会组织建设完备。

之前的盐业产业工会整理委员会亦于此结束了所有工作职能。

1941年9月,经国民党中央社会部指定,自贡市盐业产业工会为示范工会。

1942年9月,自贡市盐业产业工会奉国民党社会部、财政部盐业产业工会应以场署为其组织区域的指示,自贡市富荣东场和富荣西场两个盐业工会分别于同年11月9日和11日成立,眭光禄、雷子贤分别当选为富荣东场、富荣西场盐业产业工会常务理事。

自贡运盐工人,原属东西两场盐业工会下的运输分会,因为工作横跨两场,川康盐务管理局关外稽征处为避免纠纷,乃统一两场运输工人于1947年7月1日成立了自贡盐场引盐运输工会。

该会常务理事有:陈焕荣(理事长)、王学垓、彭瀛洲。 理事有:倪怀清、杨相如、倪德明、曾致先、胡选皋、陈银洲。 候补理事有:杨海东、杨俊华、王申甫。 监事有:申崇高(常务监事)、王和林、欧阳英。

候补监事:左涧州。 至此,自贡盐场有自流井、贡井两场及引盐运输三个互不相属的,但均由国民党领导的盐业工会组织,其成立的目的及其全部活动,是为了严密统治控制盐业工人。 这些盐业工会组织曾干了很多如强迫工人入会、限制退会、克扣盐工福利等损害盐工利益的事,盐场官府则将盐业工会作为其管理盐工最有力的辅助工具。

活动自贡市盐业产业工会组织的人员构成,直接决定了自贡市盐业产业工会组织的地位与作用,使之沦为国民党控制盐工的第一道防线。 自贡市盐业产业工会自产生以来,皆为国民党特务机关、盐务管理局、大盐商和封建把头所把持。 鲜为人知的是,当时的国民党当局首先在盐业产业工会干部中发展国民党员,然后强迫盐工集体参加国民党、三青团,并且以盐业产业工会支部为单位,组编盐工党务服务大队,实行军事操作。 更有甚者,他们还在盐工中发展军统、中统外围组织,利用军统、中统特务力量控制盐工。 史料记载,民国30年(1941年)5月,(川康盐务管理局)根据蒋介石手令,专门成立了一个盐工管理处。

自流井的东、西两场则分别建立盐工管理股,其下属各分场又再设办事处,并配备经过训练的调查员。

民国34年(1945年)11月,自流井盐场产业工会根据自流井盐场公署密令,对盐工和井灶员司之思想,随时严密考核。

次年1月,盐政总局密令盐场公署,要盐业产业工会理、监事负责领导盐工活动,使盐工活动纳入正轨,若有盐工罢工暴动,请地方治安机关依法究办。

民国34年(1945年)7月,贡井盐场盐业产业工会呈报贡井盐场公署,要求取缔无证盐工。 同年10月,贡井盐场产业工会的报告得以照准,令各井灶工会督促执行,并要求工会理、监事严查取缔。 民国37年(1948年)10月,盐工工资被冻结,盐工一度发生怠工。 盐业产业工会各部门干事则昼夜出动,阻止个人闹事。 事后,川康盐务管理局还以此呈报盐务总局,为自己请功领赏。

民国38年(1949年)10月,自贡盐业工会理事长参加国民政府市党部召开的秘密会议,制定应变计划。 1949年12月5日自贡解放。

1950年1月14日,在自贡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职工联络处,自贡市总工会筹备委员会召开了有个人代表及第一期工人训练班学员共300余人参加的大会。 与会代表一致要求军事管理委员会下令取缔国民党所组织的三个盐业产业工会组织,并停止其一切活动,从而结束了自贡盐场旧工会的历史。